目前日期文章:2017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練就真正的斷捨離

開場我寫了三次,真的很難寫,就接受自己是個碎念囉嗦的人吧,想看我心得的人請多點耐心(?),字句就不斟酌了。

一進野蔓園就是震撼,因為功課沒做足,我並不想讓別人的心得影響我的決定,所以我只單純把部落格上換工須知、野蔓園簡介那些重複讀了幾次,就決定來換工了。當時的小木屋真是嚇到我了,牆面還沒補完,所有的換工都住在同一間小木屋裡,真的很傻眼,但我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我還記得我站在小木屋的窗戶旁)告訴自己「我要留下來」,一個非常堅定的聲音。

在野蔓園有很多東西是不需要的,例如洗髮精。我早就在嘗試 shampoo-free 了,小蘇打水、肥皂、洗髮皂,我都用試用過,後來乾脆只用熱水洗頭,一週用一次洗髮精,但油頭和頭皮屑還是困擾我許久,在野蔓園,曉琳和我分享 poo-free 的心得,發現重點是「不洗」,而不是用什麼東西洗,不一定要把頭髮理光,長髮也可以做到。

不需要洗澡,冬天、特別是寒流來的時候,幾天沒洗也還可以。在城市裡的生活,不僅要求乾淨整潔,而且還是過度乾淨清潔,不惜成本與資源的消耗,就是要乾淨美觀快速便利,不允許一丁點雜亂、髒亂,在大自然裡沒有「髒亂」,可是城市裡有。隨著時間過去,慢慢辨別出自己真正的需要,我帶了不少用不上的東西,行李箱也只適合在交通便利、有人行道的地方拖行著,後來,我把26吋的行李箱換成40公升的登山包,我知道我還可以再減量,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沉甸甸的背包,裝著冬夏兩季的衣物,還有另一個後背包裝載一些小東西,它們時時在提醒我,身上的東西太多了,假以時日,我希望40公升的登山包就可以走天涯

初到野蔓園,笑聲不斷,很久沒有開心大笑了,我實在想不起來進野蔓園之前的前一次大笑是什麼時候了,而且,一群人聚在一起,好像隨便講個什麼也很好笑,是我太久沒有經歷團體生活了嗎? 我不知道,但是,是這些笑聲讓我想留在野蔓園的,是跟這些人緊密地合作、一起生活、工作,讓我覺得城市裡的生活太疏離了,人的原子化,雖然保有獨處的空間,但個人被放得太大了,而另一個極端就是野蔓園,與人太緊密,沒有獨處的空間。穿梭在這兩者之間,擺盪在想與人連結也需要一個人,很難保持平衡,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平衡」的狀態。像這種密集地與人相處,聊天的內容不是重點,而且還常常講完就忘,重要的是氣氛被炒得很熱絡,絕無冷場(怎麼可以!),大夥兒聊得很起勁,我不禁納悶:幽默就是要講垃圾話嗎? 我果然就是不懂得喇低賽的技巧。

笑完了,當然也會哭。在準備PDC的每日料理期間,不停地被改菜單,改到我不僅想發火,也很想哭。我覺得自己莫名其妙地一頭栽進料理的世界,我對作菜沒有特別的興致,過去也只做一人份的餐點就好,突然就要做到20人,雖然有大廚、有夥伴一起,三、四個人在廚房裡忙東忙西,我還是忍不住爆炸了,連續(?)14天,整個出餐的流程都跑過了,要煮幾杯米、菜怎麼搭配、怎麼調味、怎麼讓大家吃飽,慢慢心裡也有譜了,後來我發現我一個人還是煮很久才能煮好,但那是因為劈柴和生火還不熟練,然後我又繼續練習這個部分。

在野蔓園待了快兩個月,有一次太累了,怕眼壓太高,一早就把眼鏡拿下來,在溫室澆水的時候,赫然發現了鬼椒,這實在太驚訝了,竟然是在拿掉眼鏡之後,也沒特別用力看就一清二楚地看到了鬼椒,為什麼前面幾天每天都是我澆香筴蘭的,而我完全沒有看見,近八百度的近視,眼鏡到底讓我看到了什麼,真的好奇怪。另一個令我驚訝的是切薑絲,沒戴眼鏡卻切得很好,切得比以前細,所以先前切菜太依賴視覺了,拿下眼鏡就會把其他的感官打開,戴著眼鏡不見得能看得更清楚,因為某次我把切塊的南瓜誤認為木瓜,而我有戴眼鏡,還是看錯了(全場大笑)。

決定到建國花市幫忙,其實也沒考慮太多,我有門市工作的經驗,也曾在街頭賣東西,第一線的銷售我並不陌生,抱著「去看看」的心情就答應了。結果,我想我這輩子最快認得這麼多的植物就是那些香草了,從0到60分。後續當然還有很多可以精進的地方,例如我對薄荷類的那些品種老是搞混,本土類的草藥莫名難記,怎麼向顧客說明這些香草的照顧方式,特別是跟他們說的那些我很多都沒有做到哇,搞不懂的那段期間好像都不是我澆水,就算是我在澆水也都亂澆一通,可是香草都還長得很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長的不好的,我也不知道原因。從場佈到結束收拾,到花市擺攤一點也不簡單,顧客會問的問題,他們的種植經驗,是不斷不斷地刺激著我。自從我到野蔓園,我的週末幾乎都在花市渡過,有時園裡有活動,我很想留下來幫忙與參與,但又想到在花市可以讓我得知別人的種植經驗與遇到的問題,有幾次覺得很掙扎啊。

我記得有次小白要我播種蕃茄,我在苗盤上擠出蕃茄種子,澆水澆了幾天,沒什麼動靜,後來,苗盤上終於有點綠意,我蹲下來審視整個苗盤,實在看不出來是種子發芽,還是長了雜草。似乎就是那一天,不知是午餐還是晚餐的時候,亞曼問起蕃茄發芽了沒,小白和飛魚不約而同地回答,不曉得是不是蕃茄發芽,因為它們都長這樣,同時將雙手高舉過頭,擺成葉子的樣子,連亞曼都笑了,那畫面我想我這輩子也許都難以忘懷,他們應答時的語氣、他們的動作,那副可愛模樣。他們是討人喜歡的,野蔓園的夥伴,一起睡一起醒的你們,讓人很喜歡。

待到第三個月,像是熱戀期過了,真正的考驗來臨。我開始感覺到每一天都過得好漫長,到了隔天卻想不起前一天做了什麼,而且早上也常常爬不起來,感覺自己睡不飽、老是被蚊子吵,時序漸漸入夏,每天都要薰香,很難想像真正的夏天。我不知道會待多久,但,未完待續。


樸門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佛曰:不可說,心得如果只寫這句多輕鬆啊!
我看安玉寫得好生動,細節我不再贅述。
這是我第一次自食其力(雖然不是很給力),大部分在蓋自然建築和在廚房幫忙,總之前兩週過得很充實,我認真過好每一天,完全融入當下,並經歷過許多的第一次(只有大黃那次是保護級),認識各路人馬,都滿好相處,一起工作,聊天,生活,住在同個屋簷下^_^ ;我居然還當起太極拳老師,只希望不要誤人子弟才是;PDC開課後晚上都有茶會以及長談,只是大家喝茶後半夜一直起來幫植物澆水,所以香蕉才別有一番風味?還有謹記,鍋粑不可兒戲啊!

樸門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