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  
      •  
        •  
          •  
            •  
              •  

                             林問亭  謝璿

    想要嘗試陌生的領域、尋找另一種生活方式,抱著這樣簡單的念頭,我們在 野蔓園展開為期一個禮拜的換工生活。 

WWOOFing:旅行的另一種選擇

      搜尋澳洲打工旅遊的資訊時,意外地發現了WWOOF這 種旅行方式。WWOOF即英文World 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 的縮寫,簡單說來便是以工作換取食宿,體驗有機農場生活。WWOOF的規模目前已跨及全球四十八個國家〈*註一〉,採單年會員制,成為各國WWOOF會員後,便會得到該國參與 農家〈host〉的資料,而詳細之換工計畫則由WWOOFer們逕行與農家聯繫討論。 

野蔓園:樸門農藝的落實地

      透過WWOOF的資訊,我們找到了野蔓園。坐 落於陽明山,野蔓園可說是全台灣唯一一個Permaculture的落實地。Permaculture乃由permanentagricultureculture三個單字組合而成,在台灣通常被翻譯為樸門農藝。1970年代 由澳洲的Bill Mollison David Holmgren提出,Permaculture是一種生態設計方法,亦是一場全球性的草根運動。其三大核心價值為照顧地球〈care Earth〉、照顧人類〈care people〉,與分享多餘〈share fair〉──十二個字寫在木屋外掛著的小黑板 上,亞蔓本著這樣的信念和朋友一同建起了野蔓園,重新尋找與自然和諧共生之道。 

    「左邊一點,那裏應該有比較大的木耳。」亞曼在屋內叫道。踏過滾滾原 木,朵朵木耳花似的在陽光下綻放,摘了幾辨大而飽滿的浸在水中待之開展,這時卻見大有三、四倍的木耳滿滿的躺了亞曼一手。「哇!」不 知是該驚嘆木耳的碩美,抑或自己翻遍了菜圃卻沒發現的慚愧,「沒有仔細觀察喲!」亞曼說。觀察,我們在野蔓園的第一課,亦是和大自然 接觸的第一步。

    育苗、種樹、碾米,種玉米、辣椒,為豌豆插上攀爬的枝條……,這 幾天亞曼盡量派些不同的工作給我們,不!應是說我們「學習」了這許多有趣的事,像是不同植株生長的間距、移植時土壤應掘的深度,又或 者拔蘿蔔時要記得輕輕說一聲「時候到了,該出來嘍!」

    而其中最「不得了」,也最意想不到的功夫便是做麵包吧!用園中收成的小 麥磨成的麵粉和自己培養的「液種」,這兒的麵包可是一滴油都不加的。從揉麵團、發酵,乃至包餡、成形,我們雖然不會生火、控火,但 見到一盤盤自己做的麵包被送進窯裡烤時,仍煞是興奮、感動。麵團發的程度不同、火候大小各異,每次烤出來的麵包都有不同的風味。

    野蔓園裡的三棟木屋都是由亞曼和朋友用舊房子木材改建的。沿著屋內樓梯 攀爬而上〈沒踏穩就會倒掉的梯子〉,二樓有兩扇厚重的木窗,清晨早用木頭撐開窗的當下,或霧、或晨曦灑在屋外延展的梯田,忽 地發覺自己和那片土地是沒有距離的。

    亞曼最擔心我們會不習慣的,是這裡的「廁所」。屋子旁有個小巧的浴室, 裡頭十分「正常」,只不過馬桶少了個充水的配備,倒是山坡上那個「大號」的專屬空間才令人感到驚奇。這裡同樣有我們熟悉的景象:一 扇一般廁所的「門」,但地板、牆版乃至「馬桶蓋」全部都是和屋子一般的木頭組合。意外地,我們在這四方木造、可以望見半邊天空的廁所 內感到十分愜意。 
 

後記

    野蔓園的一切都在循環,食物來自屋後的菜圃、植株茁壯的肥料是動物排泄 發酵後而成,水則是匯流至一水塘待之分解、沉澱。八天下來,我們非但沒有感到一點的不適,反而深深讓這兒的自然、簡單吸引。

    「你們有餵豬嗎?」「當農夫好玩嗎?」是我們收到最多的問候祝福。喜歡 餵豬,喜歡娜娜和Lucky〈野蔓園的兩隻豬仔〉,尤其喜歡牠們靈動、擴張扭轉的鼻翼。而當農夫?在野蔓園,我們 「當」的十分愉快,感受腳底土粒吸飽陽光的溫度,還有指縫間怎麼也清不盡的泥土痕跡;但若是身為一名處在工業化與全球化時 代的農民,則又另當別論了吧! 
 
 

註一:目前大多數國家的WWOOF尚未發展成熟,但澳洲、日 本等國的WWOOF發展相對完善,不但能在網路上蒐集到大量資訊與前人經驗,甚至有專書之介紹。

樸門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