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oof時間:2010/12/22~2011/01/04

歸田園

 

從野蔓園歸來已經有一周了。想說的太多,反而無從下筆,承諾亞曼要完成一篇心得,僅作此文。

 

其實此次臺灣之旅讓我印象最深,收穫最大的,就是在野蔓園換工的體驗。農場主亞曼以“樸門(permaculture)”的理念努力實踐永續自然的理想有機生活方式。說起樸門,我覺得其實它有點像道家的無為之治,不施農藥和化肥,儘量交給大自然。

 

草莓開花了,我的工作就是幫它們除草。彎著腰拔了一會,一陣清風拂來,不知爲什麽,突然想起電影《霍元甲》裏面的一個場景:心灰意冷的的霍元甲在機緣巧合下來到一個世外桃源般的村莊,與當地人一起耕作。起初,手法生疏的他,拼命埋頭努力,加快速度,想要趕上其他人。而後來的他,與農人們一起,從容耕作,一陣清風徐來,所有人直起身體,享受這一份清涼。那一種的表情,從此一直留在我心裡。現在想起來,真的非常佩服導演,這樣的一個細節,比任何語言描述來得精妙,它象徵著一種內在的蛻變,一種智慧沉澱後的淡然。想到這裡,我笑了笑,也直起身,感受自然地給予。

 要移植番茄時,亞曼叮囑我們一定要對番茄講話:來,換個環境,你要堅強哦,加油!我懷著將信將疑的心情照做。亞曼看出我們的疑惑,就介紹了兩本書給我們《植物的秘密生命》和《蘋果爺爺的故事》。原來,每棵植物其實都存在情感,有溝通的能力,很多實驗證明過這一點。我自己對這件事的理解是:意念是特別重要的,做好任何事,靠的是用心。

 

自己解決問題,培養觀察力,是我學到的另一課。亞曼從花市歸來,我們要將很多物品歸位。我總是問:亞曼,這個要放哪裡?亞曼,那個要放哪裡?他都耐心回答。但休息空擋,他問我:“Kelly,如果你是公司的老闆,你會請什麼樣的員工?"我想了想,說:勤勞能幹的吧。爲什麽這樣問?他說:之前我經商時,希望見到能夠自己解決問題的員工。其實,你來這裡已經好幾天了,還不熟悉周圍物品擺放的位置。你需要多思考,培養對周圍環境的觀察能力,而不是一直向他人尋求答案。我立馬不好意思起來,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接下來的幾天,我發現,即使最簡單的任務,也有更好的完成方法。不斷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是最好的成長方式。

 

一同換工的,有兩位馬來西亞女生,兩位台灣人,一男一女,還有一位新加坡女生。三人行,必有我師。從他們每一個人身上,我都學到很多。一直喜歡余秋雨老師的一段文字: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一種不再需要對人察言觀色的從容,一種終於停止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一種不理會哄鬧的微笑,一種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種無需聲張的厚實,一種能夠看得很遠卻又並不陡峭的高度。在野蔓園,我對這句話的體會更深了。

 

櫻花木,金棗,臺式豆腐乳,四川泡菜,青木瓜,鳳梨酵素,全麥面包,洛神果醬,香椿茶,玫瑰鹽,陽明山,溫泉,大黃,小黃,迷迭香,海芋,不同種類的薰衣草......這些永遠會成為我記憶中的珍藏。

 

農夫,山泉,有點田的生活,不錯。

 

 

 

樸門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