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曾站在一片雲也沒有的大太陽之下揮著鐮刀跟無邊無際的雜草奮鬥,那我如何向你描述忽地吹來的一陣風所感覺到的如釋負重般的涼意?
如果你不曾站在乾燥如粗砂的黃土之上舞著鋤頭翻著泥而汗水一滴接一滴落下,那我如何向你說明一口清水的甘甜珍美?
如果你不曾蹲了下來低下了頭伸出了手細細察看輕輕觸摸貼近呼吸一口,那我要怎麼向你解釋這棵草和那棵草的區別? 
 
已經是快三個月前的事了,感覺上已經隔很了很久,離了很遠很遠。我到野蔓園的第一天下著大雨,也許並不真的是很大的雨,只是足夠大得讓我一身狼狽。泥和水是那一天我最深刻的記憶,也將充斥接下來的日子。
 
同樣的工作,有人能做得很優雅,有人會做得很笨拙。我就是後者。在野蔓園的每一天,工作結束時,衣服都像是整個人趴到泥地上打滾過,唔,雖然有時真的是近乎那樣子做了。在那三個多星期中,好像把童年沒有玩到的泥巴,都一次過給補回來了。
 
野蔓園的主人亞蔓,在我的世界觀分類中,算是rocker(同屬此分類的人還有孫中山先生) ,有著從外表看不出來的纖細。野蔓園經理小U,年紀輕輕卻把野蔓園打理得井井有條,個人很佩服她毅然決定投身農業的勇氣。野蔓園得力助手阿豐,坐言起行行動力第一名,迅猛非常。這樣一園子的人物,讓我在園期間,受教良多。
 
第一天除草時,嘩啦啦砍倒一片植草後,才開始心驚自己殺的是雜草還是作物,那要是甘蔗的話,我實在是萬死難辭。到最後幾天時,能在一片菜園中分辨出雜草和近乎雜草的地瓜葉,也算是有點長進吧。可是要說我在野蔓園的最大得益,我實在是無法回答。本來就不是抱著要獲得甚麼才來的,固然有人是抱著學習或者觀摩的目的而來,在工作時會細細觀察然後寫出滿版的筆記,可討厭計劃如我當然是沒有任何的計劃,只是覺得種植是重要的事情,又有人資助,那就來種田看看吧。
 
所有不小心獲得的東西,都是意外收獲。不能不承認,在野蔓園生活過後,回到城市感覺生命力強盛了許多,要是有甚麼意外,想必存活的機率是有提升很多的。野蔓園奇妙的地方是,它位於大城市,卻又很遠離城市,陽明山,算是一座很熱鬧的山了吧,而在這樣的一座山上,有人想要回復山的原貌,你靜下心來,在這樣一個地方待上兩個星期,不要想著要去捕獲甚麼,它會向你走過來,挨近你一點點。
 
我們都是自然的部分,只是離得太遠。



樸門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