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兩年多前,每天坐在無趣、了無生機的辦公室裡,我對追求效率與名利的都市生活,以及工業社會的制式化,深感無力。內心不禁疑惑起來:這樣的生活究竟有甚麼意義?這真的是我想要的嗎?就在那時偶然看到了野蔓園的網誌,打工換宿這個名詞就像黑暗中的一盞燈,離我的生活有些遙遠,卻又讓人嚮往。但當時的我太過膽小,即使不滿於當下的生活,卻也沒有勇氣改變,只是將野蔓園的名字收進記憶的抽屜中。這兩年以來打工換宿這件事一再在我腦中徘徊。於是今年三月在轉換跑道之間的空檔,終於邁出這一步,來到陽明山附近這座小巧精緻的農場,體驗融入大自然的生活。

 

燒柴&野菜

來之前總是有很多想像,尤其是燒柴的部分。燒柴耶!印象中只有古早奶奶輩使用的灶才會需要燒柴,現代都市中大概只有在主打柴燒披薩的店家內可以看到木材熊熊燃燒的場景了!農場內廚房的確有灶,不過只有在人很多時才會用到,平常時候則使用火箭爐煮食,不用燒那麼多柴。

在廚房裡千萬要小心,尤其是大火燒很旺的時候。廚房動線有點不順,我被那粒劈柴的大石頭絆到好多次>_<  建議移開它,或是在火箭爐旁清出位子,當作暫放待煮食材和待用盤子的空間。

在農場的前面兩天,主要在拔雜草(得努力不要拔錯...)和種菜,尤其是拔草,完全能體會到「春風吹又生」啊!看著怎麼也拔不完的雜草,深深感受到春天的腳步在土地上留下了痕跡。從早上拔的雜草中分出可食用的部分,中午就成了飯桌上一道充滿野趣的「炒野菜」。我這幾天最常吃到(生命力太過旺盛...)的有:好吃的川七,以及味道實在不怎麼樣(難怪從沒看過在市場賣)的長梗滿天星、黃安菜、假吐金菊...等。

不小心拔雜草拔得太忘我,第二天晚上雙手出現了俗稱「板機手」的肌腱炎症狀,趕緊拼命按摩手掌手臂。按摩真的有效呢!睡前還痠痛得差點爬不上床鋪,隔天起床就活過來了!除了下手臂和手掌手指都要按摩之外,我試出了一個簡單有效的按摩方式:先把手掌反摺支撐在椅子上

P_20150329_002357

然後另一手拉動大拇指,儘量把關節拉平到極限。這樣拉個三十秒之後,放鬆手掌二十秒,然後再重複。有空的時候就可以拉一拉,拉完之後好放鬆好舒服呢!

 

粒粒皆辛苦之福壽螺大捕捉

另外,米飯實在好吃到不行!日曬的糙米又軟又Q,跟外頭吃的糙米口感完全不一樣啊!

第三天亞曼帶著我們到宜蘭的田裡,為春耕的新苗放水和除福壽螺。第一次踩下水稻的田裡,腳陷下去踩不到實地,嚇了好大一條,好怕就這樣不斷沉下去。看亞曼和爵謙神態自若的在田裡走著,我一開始只能一手扶著岸邊(田埂),一手在泥漿中摸索福壽螺。福壽螺被人一碰就快速縮回殼中,有時手剛好摸到它縮回去那瞬間的殼蓋邊緣,那觸感好詭異,令人不禁背脊發冷,但抓久了之後就習慣了。台梗十號的幼苗好嫩好小,福壽螺吃得好開心......,有些螺被我們抓起來時還硬是咬著一隻稻苗,死也不放。那天下午至少抓了上千隻吧!推在一旁真是壯觀。

 

窯烤麵包

來野蔓園之前我對天然酵母的認知是--天然酵母「粉」......從沒想過真正的天然酵母可以養出來!

可惜做麵包的那天,酵母還沒成長夠。沒關係~我的麵包初體驗就先用酵母粉了。雖然家裡廚房一定備有麵粉,我對麵團實在不在行,頂多只能調麵糊,麵團每嘗試每失敗,不是太乾就是太濕,太乾加水之後又太濕而再加麵粉,搞到最後麵團越揉越大...。這次如果不是爵謙在一旁幫忙補救,大概也會是一樣的情況,哈哈。揉好麵團靜置發酵之後就要包內餡整型囉!一開始前面幾個麵包我還弄不清楚該怎麼包,成了醜醜的爆餡麵包捲,後來的應該有好一些,嗯,應該(心虛)。

沒看到烤麵包的過程,啊,這也好可惜。聽說窯的準備就要燒柴兩個小時!真是大工程。

這次的麵包做了香椿醬和爆米香兩種不同的內餡口味。香椿醬好吃!爆米香則是很讓人意外,經過窯的高溫慢烘之後竟然還原成了米飯!從沒料想過呢!生活實作的實驗結果有時真是充滿了驚奇。

 

這次換工感覺非常的充實,每天工作雖然累,心裡卻是滿足的。不知道是不是山裡頭「能量」足夠的關係,平常在都市中總愛賴床的我,竟然每天七點就自動醒過來了,鬧鐘都還沒響呢!而且整天精力充沛,胃消化不好的老毛病一次也沒出現過。但確實有十分不方便的地方,例如燒柴。下山後看到瓦斯爐和蓮蓬頭熱水覺得超感動啊!但也是因為體驗到這樣的不方便之後,我才能夠對生活中這些理所當然的事物,感到惜福與知足。

樸門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