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曾站在一片雲也沒有的大太陽之下揮著鐮刀跟無邊無際的雜草奮鬥,那我如何向你描述忽地吹來的一陣風所感覺到的如釋負重般的涼意?
如果你不曾站在乾燥如粗砂的黃土之上舞著鋤頭翻著泥而汗水一滴接一滴落下,那我如何向你說明一口清水的甘甜珍美?
如果你不曾蹲了下來低下了頭伸出了手細細察看輕輕觸摸貼近呼吸一口,那我要怎麼向你解釋這棵草和那棵草的區別? 
 
已經是快三個月前的事了,感覺上已經隔很了很久,離了很遠很遠。我到野蔓園的第一天下著大雨,也許並不真的是很大的雨,只是足夠大得讓我一身狼狽。泥和水是那一天我最深刻的記憶,也將充斥接下來的日子。

樸門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